在三亞灣的海灘上,我坐在椰樹下喝著椰汁,玲瓏在不遠的地方接電話,接完電話后她一臉落寞地看著遠方。

我發誓我絕對沒有盯著看(我有長焦相機啊)可是突然有路人過來獻花,難道是隔壁KFC做活動?

看她豪爽,我吐吐舌頭,“我第一次來三亞,哪里都不認識,你既然收了我的玫瑰花,能不能幫我介紹幾個好玩的地方啊?”女孩上下打量了我一遍,伸出手說:“你好,我叫玲瓏,是當地人,現在正好有空,可以給你當三個小時的導游,怎么樣?”我眉毛一挑,“OK,出發吧。”

咖啡喝完,本想將杯子投進馬路對面的垃圾桶里,無奈我狀態不佳,沒投中,只能走過去撿,還沒穿過馬路,就有一個女孩率先將杯子撿進了垃圾桶。

我媽照顧我月子,照顧孩子,也很照顧我老公,對公婆也是和和氣氣,但是公婆就是容不下她在這里。各種作踐人的辦法都使得出來,天天在屋子里罵罵咧咧,我媽在家里忙前忙后,他們兩個除了自個的吃喝拉撒,別的任何事也不管,有時我和媽都手頭有事,孩子哭起來,也不聞不問,就等著出事后看笑話,或者借機小題大做把我媽趕走。

不知是手機長出了觸角,牢牢抓住了男生的注意力;還是這場約會太過乏味無聊。男生始終放不下手機,哪怕是正眼看一下妹子,其實根本耽誤不了他看手機的時間。

@文心如蘭:你都忍那么多年了,公婆習慣成自然了,很同情你,但不得不說,是你自己造成的,你自己都說自己賺得不比老公少,又是中層,沒有差到哪兒去啊,為什么卻甘愿當二等公民,被欺負,也許你覺得忍一忍就過去了,也許受善良母親的影響,無論如何,是你助長了他們對你的不公平態度。

雖然不想隨便找一個人過5.20,但我還是要滿足自被劫持的愛情己一個愿望---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這樣想著,我馬上開始著手收拾空中劫持衣物,打車到達機場。

手機,隱藏著無數不能分享的秘密與情愫。看似把相戀的兩人綁在一起,實則如圍城般隔絕了戀人的溫暖。手機讓愛情來的容易,離去也沒道理。

那段時間,老公在孩子出生沒多久到哈爾濱掛職,家里的關被劫持的愛情 曾晨系更是難以調和,我也更不想讓我媽走了,最后你我們兩撥人住在一起,但卻分開來燒飯,各燒各的,被劫持的愛情演員表各吃各被劫持的愛情的。我們讓各方面的親戚做公婆工作,先回去一段時間,他們就是不回去,非得賴在一起天天撕逼。

沒辦法,在罵罵咧咧中,我媽只好退出,我媽說,他們就是看我不順眼,我回去了其實你們一家還是能好好過的……。

網戀之美,在于距離與朦朧。看不清、摸不到,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耐人尋味,讓人欲罷不能。

“啊?這么草率,真的好嗎?”她一臉地驚愕,卻很快恢復了笑臉,“玩玩兒也不是不可以啊。”

@梨梨Ley:有什么好問的?竟然還是國企中層,你的地位都是你自己慫出來的,自己直不起起來別人再教都沒用。

后來在各種謾罵中疲憊墮落,你愛咋樣咋樣吧,別管我,也別要求我按你的來,家里也不愛收拾了,那根本不是我的家,我所有的東西都沒有隱私,包括日記和手機,亂就亂吧,但有兩個孩子以后,工作偏偏也更忙了,時間上也確實不允許好好收拾家務了……

說到底,手機對于現代人而言,承載了太多信息交流以外的功能。我們利用手機交流、付款、收款、做生意等等,手機可謂是孫悟空的“金箍棒”,離不得。

@阿姨要打翻身仗:離啊,就沖他們對你媽的態度,肯定離,你媽又沒做錯什么,憑什么要受欺負,自己受點委屈我倒覺得可以忍一下,但是欺負我媽,絕對不能忍!

作為懲罰,叔叔將兩人鎖在一起,任何時候兩人都不能分開。這懲罰起初看,以為是叔叔的“恩賜”,“永不分開”本是他們的愛情誓言。

澳洲幸运10有计划吗